團江蘇泰州市委這次把活動的觸角伸到上海來了。6月底,泰州團組織在上海龍柏酒店舉行了第二屆“微影·我們”全國微電影大賽上海推介會,合作方是上海國際電影節組委會。不僅如此,團泰州市委還將赴北京、南京舉辦推介會。
  團幹部們住在廉價的連鎖酒店,卻在“高大上”的星級酒店與應邀前來參賽的文藝青年對話。拖著一大包隨身行李,團泰州市委書記孫靚靚一邊和導演們談論著最新影視作品,一邊大聲對記者說:“我也有夢想——希望未來人們提到微電影大賽,就能想到泰州。”
  “微電影”是近年興起的一個熱詞,其核心是鼓勵有夢想的人拿起DV拍攝屬於自己的電影。這一“新概念”因為充滿正能量被全國各地很多地區的團組織相中,大家爭相辦起了微電影大賽。
  但在多如牛毛的微電影大賽中,喊出“全國比賽”口號的十分稀少,“大口號”背後是這個共青團團隊試圖打造“專業微電影比賽”的夢想和實踐。
   一個重拾青春夢想的機會
  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文學專業的科班畢業生宮文婷原本以為自己就此和影視劇本創作“絕緣”了——2011年,她畢業後進入南京電視臺工作,當起了節目編導。
  “喜歡寫劇本,但寫劇本這活兒,太沒保障。”與宮文婷一同畢業的同學中,有5個人還在堅持獨立的劇本創作,但據宮文婷瞭解,這5個人也即將會有工作變動,“一個劇本寫出來,有人要就能掙錢,沒人買也就廢了”。
  但在剛剛過去的6月,宮文婷這個說話細聲細氣、有些內向的女孩,驚喜地找到了一個重拾青春夢想的機會——她以編劇的身份參與了“微影·我們”微電影大賽“美在泰州”單元的角逐。“我想寫寫泰州人的生活,寫兩代人的不同生活,兩代泰州人都能在這座小城市找到自己的生活坐標”。
  “美在泰州”城市微電影創投大賽,是“微影·我們”中的一個板塊。這個板塊的參賽者可以在參賽前向大賽組委會申請“創投資金”,組委會將通過項目徵集、初審、網絡評審、專家評審、項目實施、項目評估、總結表彰等環節,給予最高額度約25萬元的項目資助資金。
  這算是整個微電影大賽中的一點泰州元素。“通過資金杠桿的調節,鼓勵和引導更多的優秀團隊到泰州來拍關於泰州的微電影。”孫靚靚說,這個板塊的設計有些小小的“私心”,“想推介泰州”。
  但宮文婷並不介意這樣的“私心”。她告訴記者,這是自己畢業後的第一次“復出”,“感覺這個比賽是比較有誠意的,環節多、圈內評委多,還有網友投票,獎項設置等也很科學”。
  宮文婷這兩年見識過很多“比較水的”微電影大賽,有的比賽隨便搞個內部投票評個“最佳影片”就算過去了。“微影·我們”顯然正規不少,“分了3個競賽單元,除了每個單元的綜合獎外,還有最佳編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影片等各種單項獎”。
  宮文婷告訴記者,對於藝術類本科院校的學生而言,能不能成長好,要有個人努力和平臺機遇兩個元素,一個都不能少。“微影·我們”提供的恰恰是可遇不可求的平臺機遇,“作品拍得再好,沒人欣賞也沒用” 。
  記者瞭解到,本屆“微影·我們”增設了文藝青年人才培養環節,增加了青年微電影高峰論壇、青年導演成長助力計劃等。後者將會在獲獎影片導演中選取一批具有潛力的青年導演“簽約”,由專家和知名導演等專業人士現場點評部分簽約導演的作品。
  “簽約導演”還將獲得以下方面的支持:提供微電影拍攝啟動資金;提供泰州影視服務基地的拍攝資源;優先推薦參加各大電影節;提供導演課程等免費培訓;在微電影交易推介會上重點推介等。
  草根“逆襲”——“本三”畢業生,如何“7面”進入知名企業
  如果不是那部《6分鐘瞭解泰州》的卡通微電影,錢峰怕是很難走出泰州這座小城市了。
  他是南京師範大學泰州學院動畫設計專業的一名畢業生。畢業前的一部微電影,讓他從一名“草根泰州人”成為某國際知名互聯網公司的“引進人才”,剛入職年薪即超過15萬元。
  進入這家公司的校園招聘,要參加7輪面試。高峰告訴記者,如果不是自己這部微電影作品,他可能連進入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在二面、三面階段,他多次被面試官問及製作這部微電影的過程:“是你一個人做的嗎?創意從哪兒來的?花了多長時間製作?”
  在第一屆“微影·我們”大賽中,錢峰這部記錄了泰州變遷過程的卡通作品獲得了最佳人氣獎。錢峰也因此受到媒體關註。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希望能用我的經歷告訴大家,只要你肯努力,‘屌絲’也可以實現完美逆襲”。在他的簡歷里,上述這些細節都成為面試官們關註的“亮點”。
  “我自己也很意外,我是本三的學生,從沒想過能去那麼好的企業。”在錢峰的印象中,團泰州市委主辦的第一屆微電影大賽多少有些“稚嫩”:請來的評委不算大牌,獎項的設置也不是那麼科學,但錢峰仍然要為團組織的這一做法豎起大拇指,“泰州算是一個三線城市,能讓我在家門口參加電影比賽,就已經很好了。以前一直覺得共青團也跟其他‘高大上’的政府部門一樣,離我們普通人很遠,沒想到微博、微信、微電影這些新潮的玩兒法團泰州市委也能玩,這完全改變了我們以前對共青團的一些死板印象”。
  為了讓更多像錢峰一樣的草根青年有機會“逆襲”,今年的“微影·我們”還專門開闢了一個產業化平臺——微電影交易推介會,該推介會將在創作方、投資方、運營方之間搭建透明的交易平臺。
  推介會上,團泰州市委邀請影視公司等相關合作單位參會,提出對微電影的需求;邀請拍攝團隊推介自己的微電影作品或拍攝計劃,爭取相關合作單位或部門的支持;邀請相關政府部門負責人出席,介紹文化產業支持政策,選取可入選文化產業相關支持的微電影或合作單位,幫助微電影拍攝團隊找到盈利模式,發揮更大作用。
   機關青年、共青團工作如何“華麗轉身”
  看到《布袋和尚赴宴記》這部長達17分鐘的微電影,很多人會有些受不了——劇情拖沓、演出業餘、拍攝水平也相當一般。但如果告訴你,這部片子的很多演員是保安、廚師、機關食堂服務員,主創人員全都是泰州市級機關的“小年輕”,你恐怕就要忍不住驚嘆了,“公務員搭配大叔、大媽的組合,竟然能有這水平?”
  在泰州,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拿起了攝像機,用鏡頭表達自己、記錄生活、傳遞觀念。“微影·我們”微電影大賽的啟動,給這個充滿活力與創意的圈子帶來了新的可能,“一個夢想、一點創意加上一部攝像機,誰都可以圓一個導演夢”。
  團薑堰區委副書記冒雲對此深有感觸。第一屆微電影大賽,只有一家婚慶公司的幾個年輕人報名,但因劇本水平一般,冒雲和團幹部們多次加班幫他們改劇本;到了今年,有三四支隊伍主動要求加入,且水準過硬。
  這場大賽同時也在潛移默化中讓共青團的工作方式實現了“華麗轉身”。“以前團委搞個活動,一般都是傳統媒體,外加微博、微信互動就很了不起了,現在可以讓微電影團隊來練練手,立體感更強了。”現在冒雲的手頭,已經握有三四個專業微電影團隊的資源了。
  而在市級層面,微電影大賽已引起了泰州全城的關註,廣告公司、知名企業等紛紛找上門來談合作。“以前是搞活動求贊助,這次大賽一啟動,不少贊助商主動找上門來。”團市委副書記殷俊剛和泰州天德湖賓館談完合作事宜,該賓館直接開出了“開幕式+會議+住宿+餐飲全免”的優惠。
  團泰州市委書記孫靚靚說,共青團的核心要務是引導青年。但近年來,隨著社會結構的不斷變遷,“引導”成為一件難事兒。微電影大賽是一個突破口。
  “讓有夢者圓夢,就是最有力的引導!”孫靚靚說,“我們希望,通過‘微影·我們’微電影大賽,為有夢者真真正正打造一個專屬平臺,不擺噱頭,不玩虛的,讓一個個微影夢在這裡產生聚變,讓年輕人的創造力在這裡產生裂變,傳遞出無限的價值!最終入圍的獲獎作品,傳遞的都是令人感動、充滿魅力的青春正能量或人間真善美。”
  如今,微電影大賽正讓一撥兒草根青年綻放夢想。
  “我也想當一回製片人,去拉一把贊助。”南京大學城市規劃學院大三學生陳嘉毅現在是南大一支參賽團隊的“總策劃”,他的團隊已經報名參加了“微影·我們”大賽創投單元,為了爭取更多資源,他常常出入學校附近的串吧、烤魚店拉贊助,“給一個場景鏡頭,拉一些贊助” 。
  陳嘉毅拉到的贊助多則2000元,少則五六百元,儘管有些“小兒科”,但無論是贊助商還是他自己都“很有成就感”,“感覺電影夢突然離自己好近”。  (原標題:泰州:一座三線城市如何承載全國級微電影大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t47mtopne 的頭像
mt47mtopne

衛詩

mt47mtop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